“語言、認知與心靈”學術研討會在杭州舉行

發布者:陶然發布時間:2019-06-17瀏覽次數:0

為了深入思考人工智能時代的語言、哲學、認知科學前沿問題,促進學科交流互動和交叉融合,201961日至2日,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與浙江大學哲學系共同舉辦“語言、認知與心靈”學術研討會,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復旦大學、中山大學、南京大學、南開大學、廈門大學、武漢大學、山西大學、江蘇師范大學、四川外國語大學、浙江大學等高校和科研機構的二十余位專家學者參會報告。 

開幕式由浙江大學哲學系主任王俊主持,浙江大學黨委副書記鄔小撐致開幕詞,他代表學校向各位專家的到來表示歡迎,感謝專家學者對于浙大的信任與支持,并預祝會議取得圓滿成功。他表示,在當今人工智能的潮流中,認知科學相關的各個學科都起著十分重要的推動作用。本次研討會匯集了多學科、多方向的專家學者,對學科交叉融合意義非凡。隨后,作為會議的開篇,《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總編張江分析了邏輯對闡釋學的重要意義,期待邏輯學能為闡釋學給出公理和規則,實現闡釋開放與收斂的平衡。 

會議主要圍繞以下三個主題展開,與會學者從不同的視角就語言、哲學、邏輯、認知方面的相關問題進行了富有新意的探索和討論。

1.哲學與認知科學的交叉融合

當今,不斷涌現的新形態的科技極大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也深刻地影響著人類的知識體系、社會秩序和道德認知。這一現實要求重塑哲學學科規范,構建真正的哲學-認知科學研究的共同體。劉曉力教授認為,為實現這一目標,一方面需要借鑒國際經驗,搭建跨學科平臺,整合哲學與認知科學資源。另一方面,也要聚焦中國語境的特殊問題,產出解決中國問題、具有中華文化內涵的原創性成果。

哲學與認知科學共生共榮。朱菁教授指出,一方面,哲學是認知科學的重要組成部分。認知科學的目標就是用自然科學的方法研究哲學探討的問題,其發展離不開哲學家的重要貢獻。另一方面,認知科學借助科學儀器和更為可靠的觀察方法系統地收集經驗數據,建立各種計算和數學的模型,再利用實驗進行檢驗的研究方法也對哲學研究造成了不容忽視的影響。

哲學對科學的一大貢獻就是提供思維方法的指導。魏屹東教授分析了溯因推理對科學認知的重要意義。溯因推理具有創造性,可以用于尋找最佳說明,科學發現的過程可以分析為溯因、演繹、歸納三種推理方法的綜合應用。

意識、腦、人工智能對話的背景下,倪梁康教授重新關注和詮釋了“意識”這個一直為人們所討論的概念。他指出在對意識問題的研究中,應嘗試把重視因果說明的自然科學研究和尋找對意識動機的理解的精神科學研究相互結合,共同推進。

此外,任曉明教授探討了通用人工智能的自創生性。詳細地分析了從數字生命的創生到構造出具有自我改進功能甚至具有自我意識的智能體過程中的理論與技術。 

2.邏輯與認知的相互關聯

鞠實兒教授將邏輯放置在當今時代背景中考察,指出邏輯與計算結合是理論構建時代的主流,邏輯與田野調查結合是理解時代的必要路徑。人類需要交流,交流就需要理解。邏輯需要在這樣的時代做出新的嘗試。

面對邏輯的哲學基礎是什么的問題,劉新文研究員通過對金岳霖整個哲學體系的系統解讀,嘗試重構邏輯思想,走出解釋邏輯需要邏輯的困境。他提出把整個邏輯基礎歸于“所以”。所謂的“所以”就是推論,它橫跨“歷史的事實”和“思維的可能”,接受“思維的可能”但不完全受之支配,是在歷史的條件下體現“思維的可能”。

郝兆寬教授報告了關于集合論的研究,他追溯了康托爾以來的集合論發展史,并指出當今集合論研究領域的主要工作,就是嘗試尋找一條新的公理,增強解釋力。這背后的哲學支撐是追求一個超越形式證明的真理,找到新公理的方式是嘗試去了解世界的結構。

人們生活中離不開常識推理,常識推理中的常識句往往以概稱句的形式表現出來,其特點是具有普遍性和容許例外。周北海教授對基于日常概念的概稱句進行了深入的研究,通過稱句邏輯刻畫常識推理,給出一個解釋某種認知機制的認知邏輯(cognitive logic)。

劉奮榮教授探討了認知邏輯(epistemic logic)的社會維度給我們帶來什么的問題。在舊社會維度下,邏輯學家主要探討的是多主體認知邏輯,通過為知道算子或信念算子增加主體下標表示不同主體的認知狀態,以及不同類型的群體知識。而在新的社會維度下,可以進一步引入社會關系。以新的語言、模型和語義研究社會網絡主體間更復雜的信息狀況。

在人工智能的發展中,自然語言處理被認為是其中的核心之一,而處理的核心又落在語義理解上。鄒崇理研究員認為目前自然語言理解仍困難重重,邏輯語義學的處境尷尬。他指出,為了促進邏輯語義學真正融入自然語義理解領域,改變目前的處境,邏輯語義學需要直面自然語言理解的實際需求,并將邏輯方法與認知方法有機結合起來。 

3.語言與認知的計算面向和哲學反思

認知語言學是認知科學與語言學交叉的產物。上世紀80年代,它和西方后現代哲學的傳入影響深遠。結合兩種理論和中國特色,王寅教授將認知語言學本土化為體認語言學,“體”強調唯物論,“認”突顯人本觀,與中國語境達成了更深層次的契合。

語言是人之為人的標準,它與人類認知有密切聯系。蔡曙山教授基于“人類認知五層級理論”提出人類的進化過程中保留了由低到高的五種認知形式,從神經認知、心理認知到語言認知歸功于進化。而語言認知、思維認知和文化認知,都依賴于語言的構建。

趙世舉教授認為,當今時代正從信息化發展向智能化過渡,社會正在被重塑,語言也隨之產生了一系列變革。語言的性質內涵功能發生巨變,深刻地影響著生活,要適應這種變化,就需要整合人機語言,構建一體化的大語言觀。

那么,我們何以稱機器為“智能”?潘天群教授認為,其一,欺騙是智能的必要部分。如果AI不能欺騙,則必然無法通過圖靈測試,也就不能稱之為智能。其二,人的認知被認為是涉身的,那么需要思考機器能否以非植入式的方式去創造概念從而認識世界。

楊亦鳴教授指出,語言是人和動物最本質的區別,這也就凸顯了語言能力研究的重要性。以動物為模型無法處理語言問題,因此必須以人為對象進行實驗設計。他通過對語言腦機制的研究,發現了其中激活、抑制、監測反饋機制的規律,以此服務于下一代人工智能。

黃華新教授結合皮爾斯和萊考夫、約翰遜的觀點,用符號學理論分析了概念隱喻的結構。他嘗試用多種邏輯工具對隱喻做形式表征,并在此基礎上探討隱喻理解的計算實現問題。

 會議閉幕式由浙江大學徐向東教授主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總編張江做了總結講話。“語言、認知與心靈”學術研討會取得了預期成效,會議在熱烈的掌聲中順利閉幕。



广东快乐10分任选计划